1
|

罗伯特·沃森:“我希翼消灭绿色建筑这个概念”

发布日期:2009-04-09 浏览次数:22

    罗伯特•沃森是世界首肯的绿色建筑评价标准LEED的创立人。在他眼里,一幢建筑是否环保的标准之一就是能否做到功能多样化。他毫不掩饰对国家大剧院、三号航站楼等知名建筑的批评态度。他不能理解许多中国新建筑总是以西方建筑为参考模本。他直言,中国的建筑师们似乎忘了中国拥有5000 年的建筑历史,“许多建筑与自然结合得很好,为什么他们不多去找找这方面的案例呢?”

    这是看似一模一样的两间办公室—位于5 楼、80 平米大小、朝南一排窗户,地上铺着地毯、天花板上装着几盏日光灯。

    但在罗伯特•沃森的眼里,这两间办公室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 “你看,左边的一间采用了更合理的光源布置、整个房间被粉刷成浅色调、采用了浅色的地毯,看上去更明亮也更大;而右边的一间光源布置一般、四周是深色的、地毯也是深色的,看上去光线黯淡并且空间局促。”他这样说明, “更重要的是,左边的房间一年节电46%。”罗伯特•沃森是世界首肯的绿色建筑评价标准LEED 的创立人。他点评的那间看上去更大更明亮的屋子,正是沃森自己在上海的办公室。

    12 年前,罗伯特•沃森为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(USBGC)设计了一套绿色建筑的评估体系——“LEED” ( 能源与环境先导设计)。目前,在全球绿色建筑评估标准中,LEED 标准体系最完善,最有影响力。根USBGC 统计,全球已有2 万多个LEED 的项目获得通过。

    48 岁的沃森住在纽约上东区中央公园附近一幢18 层的公寓。他每天搭地铁上下班,坚持使用节能灯泡与节能冰箱。他对自家公寓的窗户与空调不太满意,因为它们不节能,于是找了公寓物业。物业同意他的建议,在公寓大堂使用更节能的光源布置,但驳回了改变窗户与空调系统的要求,因为整幢大楼本来就是这样设计的。

    沃森可以搬到平房居住,这样就能够对房屋的内部构造拥有更多的控制权,但他最终没有这样做,因为住在高楼里更符合他的土地使用效率观。

    “我的愿望是有一天消灭绿色建筑这个概念,因为那个时候所有建筑都是绿色的,大家对此习以为常,就像大家现在对待一幢普通建筑那样。” 3 月24日,他在上海接受《外滩画报》的专访时这样告诉记者。

B=《外滩画报》

W= 罗伯特•沃森 (Robert Watson)

想获得LEED 的认可会越来越难


B:你从12 年前创立了LEED。如今,这个评估标准已经成为评估世界绿色建筑的权威。为什么LEED 如此成功?

W:我想秘诀就在于大家坚持“一切从易入手”。LEED 是世界上第一个评估绿色建筑的体系。12 年前,当大家要做这件事的时候,我就决定要把这个标准制订得尽量简单易懂,容易实现。当时,大家只不过希翼通过这样的东西让别人了解绿色建筑这个概念。你知道,如果一开始就把标准定得过高,人们就会说,“哦,这不错,但大家做不到,不行!”如果是这样,这个标准就不可能得到广泛的认可。

现在,这个标准已经逐渐被大家认可,大家则开始逐步提高各方面要求,将来想要获得LEED 的认可可能会越来越难。

B:LEED 的价值到底是什么?

W:LEED 价值在于它是完全中立的,这也确保了它的权威性。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能说,我的建筑是绿色环保的,但有谁可以证明?大家需要一个国际标准来做一些认证,而LEED 就是有这样的功能。当然,我也要指出,LEED 并不是完美的,也许就有一些建筑,它们是环保的,但它们无法获得LEED 认证。

B:为什么?

W: LEED 的规则是,你既要真的做到绿色环保,并且要能证明你是绿色环保的。但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使你无法证明自己是绿色环保的。拿中国的建筑行业举例,大家也知道,在中国工地上使用的许多建筑工具都是可循环利用的,但谁又能证明呢?当骑着自行车的工人把它们又运到其他工地去继续使用时,它们就没有了。这就是问题的所在,你知道事情发生了,但你无法证明。

B:最近几年关于绿色建筑的概念似乎越来越流行,但我也看到有些人评论说,绿色建筑普遍都很丑陋,关于这种评论你有什么看法?绿色与美观之间到底能否共存?

W:的确,大家能看到许多“丑陋的绿色建筑”和许多“漂亮的一般建筑”。对我来说,我宁愿住在“丑陋的绿色建筑”里。大家都忽视的一个问题是,有一些漂亮的建筑内部是多么的丑陋,它们在建造过程中污染了水源、大量砍伐森林,它们的存在消耗着大量的能源、排放废气;另外一些建筑看起来很美,其实糟糕得要命,不恰当的内部设计使得夏天好像一个蒸笼,你愿意待在那样的房子里吗?所以,人们应当学会从更全面地审视一幢建筑是否是美丽的。

当然,我也喜欢那些美观的建筑。我想,这不是建筑本身的问题。这是建筑设计师的能力问题,为什么他们就不能设计一些既漂亮又环保的建筑呢?

B:有些人会抱怨说为了建造绿色建筑,人们开始大量采用一些新的环保材料,但这些材料真的安全吗?最近,央视北配楼发生火灾,事后,有人分析, 当时为了增加大楼的隔热性来减少能耗,设计师们选择了一种隔热材料,但这种材料遇火极易燃烧。所以,那些所谓的环保材料是否有安全方面的隐患呢?

W:在许多情况下,新型的环保材料的运用,有利于绿色建筑的建造。在这方面,大家有许多成功的案例。我不得不指出,许多符合国际标准的建筑隔热材料是不易燃的,这也是考虑到安全的因素。当然,也有会为了节省成本,去选择比较便宜材料的可能,这些便宜的材料可能会有易燃方面的问题。我不太清楚央视大楼的建造情况到底如何,而且在多数的情况下消防部门不会允许大楼采用易燃材料建造。

对我来说,有一点非常重要,无论如何,大家不可以将诸如大楼着火这样的事归因于节能手段,否则的话大家干脆抛弃所有的家具、地毯、墙纸好了,因为这些都是易燃的。我的建议就是,去选择安全的、符合国际标准的材料建造绿色建筑。

B:越来越多的酒店以“绿色环保”为概念来做市场推广,比如上海的UrbanHotel,比如美国加州的Gaia Hotel。作为LEED 的创始人,你现在还负责给一些绿色建筑建造方提供咨询,这会使他们更容易获得LEED 标准认定吗?

W:我认为无论是为了市场推广还是为了其他目的,“绿色环保”酒店的概念值得推广。你提到的这两家酒店,建造的过程中都得到过我的建议,但这并不能使它们在LEED 评级中获得额外的优势。

是的,我创建了LEED,但LEED不是我的,这项标准属于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。大家一直是一个团队来做这个体系,而我也自愿加入为这个体系做一些贡献,我也并没有权力决定谁可以得到LEED 认可、谁不可以,这只是个评估标准。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从事这些标准评估的机构。

不过,在绿色建筑方面,我的确比其他多数人拥有更多的经验和常识,我可以给你比多数人都好的建议,仅此而已。

现代建筑没有古代建筑节能

B:几周之前,大家曾经采访过中国远大空调集团的张跃。他的企业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非电空调制造商,而他本人也是联合国环境署可持续建筑及建造促进会副主席。在绿色建筑方面,他认为现代建筑远远不如古代建筑那样环保,由于空调的出现,许多建筑师都成了科技的傀儡。你怎么评论?

W:他的观点很有趣,总体来说非常有道理。随着科技的发展,大家似乎已经忘记了如何学会与自然和平共处了。当然,有些时候人们的居住环境可能会受到大自然的限制,但大家熟悉的方法是,使用一些高科技的手段或者利用一些便宜的能源,比如太阳能,风能等来克服这些限制。而在更遥远的年代,人们并不具备这些常识,为了住得更舒服一点,他们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在设计上,比如在没有电的年代,为了获得更多的光,人们不得不在设计时就充分考虑自然光的运用。

所以,我同意他的观点,在节能方面,现代建筑不如古代建筑好。这方面,我还想提出一个观点,中国正在建造各种各样的建筑,它们中的许多都以西方的建筑为参考模本,中国的建筑师们似乎忘了中国拥有5000 年的建筑历史,许多建筑与自然结合得很好,为什么他们不多去找找这方面的案例呢?

B:按照张跃的想法,也许未来的房屋会更趋于古代的那种建造方式,他称之为“建筑的回归”,你认同吗?

W:是的。如果看一下现代绿色建筑的发展,大家看到的是,人们越来越热衷于采用那些能与自然美妙融合的设计。现在的确到了抛弃对技术的过分依赖的时候了。在我看来,现代的建筑技巧中,高科技的运用,许多时候是为了克服不好的设计造成的缺陷。

比如光线的问题,现代的照明系统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和完善,但建筑师同样可以运用好的设计来取得相同的效果,如使用玻璃窗,人们总喜欢玻璃窗,我也喜欢。在正确的地方设计玻璃窗能够能引入更多的光线,使空间更空旷,并且能起到隔热节能的效果。另外,人们也可以通过将墙壁刷出浅色调等方式使屋子更明亮。这些几乎都是不花钱的。

B:上海或者北京这样的城市,比起十年以前,越来越多摩天大楼在这里出现。对于中国人或者亚洲人而言,都有这样一个情结,要建世界上最大或者最高的建筑。对于这点,你如何评论?

W:大家也应该面对这样的问题,中国是一个拥有13 亿人口的国家,这些人都是要吃要住的,也就是说,必须要想出办法来安置这些人。大家都希翼拥有比较好的居住条件,好的配套设施。从土地运用的角度来看,建造高楼能使土地得到更有效的运用。

所以像上海这样高楼林立的城市,土地运用方面效率很高。大家也能想出很多方法将能源运用的效率也提高,比如现在许多楼房的楼顶都是被闲置的,大家可以利用这些空间建造绿色花园、种植庄稼或者是收集太阳能和风能。一幢建筑是否环保的标准之一就是看它是否能做到功能多样化。

离开市场,所有努力都没有意义

B:你现在经常来中国,为什么你对中国市场如此看重?

W:中国现在可以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大、最活跃的地产市场之一。这里的建筑正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,许多一流的设计师在这里建造房屋。未来,这个市场依然会保持着这样一种繁荣的状态。那么,如果在建造这些建筑当中不注意绿色环保,那在其他地区的努力都是白费的。

另一方面来说,正是因为这里还是一个新兴的市场,在这里所做的努力能得到更明显的回报。在国外新的建筑已经不会如此频繁地出现,人们能做的是如何在老建筑上翻新,而在中国,大家能直接把建筑做成符合绿色环保标准的,这很令人激动。

B:作为中国建设部的外国专家,你主要工作是什么?

W:我在这里的主要工作是帮助中国制订属于自己的绿色建筑标准。最近几年,中国逐渐意识到建造绿色建筑的重要意义,他们乐于接受绿色建筑标准,但我想指出的是,虽然创造一个绿色建筑标准非常重要,但使这个标准能够顺利运行起来更重要,也非常艰难,但他们似乎现在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。

我的意思是说,现在世界上存在许多绿色建筑标准,从某方面来看,一些标准甚至比LEED 的更好,但所有东西都必须受到市场的考验,如果不能完美地植根于市场,那所有的努力都是没有意义的。

B:在中国目前到底有多少符合LEED标准的建筑?

W:现在大约有20 幢左右,不过明年大概会接近100 幢。对于中国的地产商来说,申请LEED 的一个主要障碍是,这是一个美国标准,整个体系是用英文写的。所以,现在大家想要做的就是在中国找一个合作伙伴,成立一个组织来专门处理来自中国的申请,到时候大家可以将所有材料都翻译成中文,使它与中国的情况接轨,扩大LEED 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。

大家注意到中国有许多很好的绿色建筑,大家想把它们写入大家的案例中,让外界会在看到美国的绿色建筑同时也看到中国的绿色建筑。

B:我想,在目前所有申请LEED 的中国建筑中至少有一幢是相当特别的,那就是正在申请LEED 金奖的2010 年上海世博中心。如果成功,这将是世博历史上首幢获得LEED 认可的绿色建筑,希翼大吗?

W:事实上,大约有2-3 幢世博建筑正在申请LEED 认证,他们也找到我做一些咨询。我希翼其中的一些应该能够成功。

B:最近几年,中国一直在举办一些高规格的国际活动,比如奥林匹克运动会、世博。相应地,大家也开始有了许多著名的建筑,在所有的这些建筑中你最喜欢的是哪些?

W:我最喜欢水立方,因为它不仅美观而且从内部布局来看也是最合理的,最有效的,而且我知道它是由中国团队完成的。所以,中国人自己完全可以完成一个非常好的建筑。相比之下,那些国际知名建筑师在北京的作品并不完美。比如三号航站楼,从外部看,它相当地美;但内部的布局实在太糟糕了,在里面的人都会晕头转向;国家大剧院我也不喜欢,与周围古典的中国建筑一点也不和谐,那个建筑物的存在只是为了证明建筑师的自大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